嗨球直播,着力打造国内有影响力的体育直播媒体。
  • 05-29 04:00 危地LMM
    贾奎斯 Delfines Del Sur
    贾奎斯 vs Delfines Del Sur
    0 0
  • 05-29 04:00 巴西FPB U20
    摩日达斯克鲁济斯U20 松树U20
    摩日达斯克鲁济斯U20 vs 松树U20
    68 65
  • 05-29 04:00 阿乙曼特
    梅洛小阿根廷 洛斯安第斯
    梅洛小阿根廷 vs 洛斯安第斯
    1 0
  • 05-29 04:00 巴拉甲
    卡巴列罗 自由队
    卡巴列罗 vs 自由队
    0 2
  • 05-29 04:00 阿乙
    胡胡伊体操击剑竞技 科多巴竞赛会
    胡胡伊体操击剑竞技 vs 科多巴竞赛会
    1 0
  • 05-29 04:00 巴丁
    费罗维里亚CE 考卡亚CE
    费罗维里亚CE vs 考卡亚CE
    1 0
  • 05-29 04:00 巴丁
    波蒂加 伊瓜图
    波蒂加 vs 伊瓜图
    1 0
  • 05-29 04:00 巴丁
    普林塞萨索利默斯 圣瑞蒙度RR
    普林塞萨索利默斯 vs 圣瑞蒙度RR
    1 1
  • 05-29 04:00 阿全甲
    索尔福姆 迪罗甘拿斯亚
    索尔福姆 vs 迪罗甘拿斯亚
    0 0
  • 05-29 04:00 千里甲
    W康尼克迅 国防部队
    W康尼克迅 vs 国防部队
    0 3
体育首页 > 新闻 > 前中超球员:知道队友赌球,但没有办法

前中超球员:知道队友赌球,但没有办法

2023-03-20 18:47:14

在李铁、陈戌源双双落马后,中国足坛反腐扫黑仍在继续。

相关信息称,3月17日,多名中超中甲球员被警方带走,这一次,涉及的是球员赌球踢假球的违法行为。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本次专案组的大规模行动,是源自警方查获赌球团队后获取的线索,与此前的李铁专案组并无关联。

据悉,被带走的职业球员既包括现役球员和包括退役球员,不乏前国家队成员。

近半年来席卷中国足坛的反腐行动,呈现出双管齐下的态势,一方面纪检监察系统对李铁、刘奕、陈戌源在行业管理中的贪腐行为进行查办;另一方面则是公安系统以抓获的赌球庄家为线索突破,调查侦破赌球、假球案件。

“中超全是假球”

春节后,山东泰山足球俱乐部运动员吴兴涵的一桩婚外情丑闻引发了坊间的关注。

风波中,疑似吴兴涵和某女子的微信对话截图被曝光,吴兴涵在对话中表示:“现在中超全是假球”“一场球就能赚30至40万”“挣钱老快了”。



吴兴涵代表国足出战世预赛。图/视觉中国

对话截图一经曝光,令这个桃色丑闻瞬间变了味道。

据悉该女子还掌握到了部分运动员踢假球、赌球的证据,并统一放至检举材料中递交给了相关部门。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至今并无证据显示,此次多名职业运动员涉及赌球被带走调查与该女子检举有关。

去年8月,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通过线上方式召集中超、中甲、中乙联赛各俱乐部负责人举行了一次有关维护赛风赛纪、打击足坛丑恶现象的专题工作会议。

会上,中国足协表示,协会已接到有关部分俱乐部参与赌球的举报,协会为此成立专题工作小组,将与公安部门携手展开调查,共同打击足坛赌球违法犯罪活动。

会议中,足协向各支俱乐部提出警告,赌球现象并没有在中国(足球)赛场上绝迹,各俱乐部须好自为之,不得触碰规则、纪律、法律的底线。

今年3月12日,国家体育总局局长高志丹在“部长通道”中受访表示,“最近一段时期以来,针对足球领域出现的严重问题,我们一直在深刻反思研究解决办法和途径,准备从思想教育、作风建设、深化改革、抓好当前工作等方面系统施治。”

“坚决打击、严厉惩处足球和其他领域的腐败和‘假赌黑’问题,全面修复、重构‘三大球’健康持续发展的良好生态。”高志丹说。

中国新闻周刊梳理发现,此次涉及赌球的大面积抓捕中,涉及多支中超、中甲俱乐部的多名运动员,甚至还包括已经退役的运动员和足球评论员。

但仍然没有证据表明,这些涉及赌球的运动员的俱乐部有明确操纵比赛的情况发生。

值得一提的是,3月18日,山东泰山队大部分队员在上海进行拉练,并与大连人俱乐部进行了一场热身赛。而曾在风波中心的吴兴涵回归训练场,和留守在济南的部分教练员和运动员参与了合练。

相关足球从业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和一般的赌博不同,职业球员参与赌球的隐蔽性较高,仅凭几场球发挥时常很难判定其参与赌球,此次公安机关的行动也证明了这一点,是通过落网庄家提供证据和线索,才最终对相关参与者进行处理。

据悉,山东泰山足球俱乐部某运动员,不仅自己参与赌球,还是赌球中的组织者,直接参与赌球分工和分钱。

“天天在一起训练,一眼就看出来了”

在大批球员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后,有足球媒体人表示,部分球员在赌球产业链中充当了中间人的角色,自己不必出场也能操纵比赛。

“通常安排好一场球的比分,关键是沟通好门将和中后卫,这也是目前很多门将、中卫被调查的原因,组织者为什么是几个知名中场球员?因为他们在里头起到的是中间人的作用,直接沟通庄家(或者自己就是小庄),然后到队里劝说队友配合。”前述足球媒体人公开表示。



前国脚张鹭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图/视觉中国

“找过我,但是我拒绝了,之后就不再找我了。”一位前中超足球俱乐部首发门将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该球员介绍称,“一般来说赌球不会只涉及一名球员,因为一个人对比赛的影响太小,庄家会倾向选择阵容‘中轴线’的球员下手。”

“门将、中后卫、中场以及锋线球员都会成为庄家选择的目标,想要最终操纵比赛的结果,不可能是一个球员就能完成的,即便是门将,也不可能独自操纵比赛。”该球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赌球,并不是这一两年来突然出现的,而是在职业化联赛过程中始终存在的,作为运动员,长期和队友在一起训练,对于每一名队友的能力、技术特点、比赛风格都有比较清楚和深刻的认识,谁要是赌球了,在场上队友一眼就能看出来。”该球员说。

职业球员不仅可以看出来队友的表现“失常”,也可以看出来对手的表现“失常”。

“一些运动员,在我看来是国内高水平的运动员,但却在球场上出现一些非常低级的错误,我之所以用‘错误’而不是‘失误’来形容,是因为在职业运动员看来,太离谱了。”

“但看出来了又能怎么样?在不知道后面到底牵扯谁的情况下,怎么举报?告谁去?怎么拿到证据?”该球员反问中国新闻周刊。

“作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我太清楚赌球会让比赛变成什么样了,会让其他努力训练的运动员和教练员们的努力全部付诸东流。”

坊间有观点认为,中国职业足球运动员大面积参与赌球,与金元足球“退火”后,工资待遇得不到保障有关。

“足球运动员们在失去高薪后,转而投向赌博。”

“拿不到工资和去违法犯罪是两个事情,虽然在这几年不少俱乐部都出现过财政困难,部分运动员生活也确实出现过障碍和压力,但这和参与赌球和踢假球,是两码事。”前述受访足球运动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因为没钱,就可以上街抢劫么?职业运动员给赌博找借口,这在我看来是非常荒唐的,讨薪有很多渠道,最不济还可以打官司,可是赌博就完全是另外的事了。”

事实上,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此次公安机关带走的大部分球员所在的俱乐部,并未出现过大规模欠薪的问题,甚至有的俱乐部,曾公开表示从不拖欠球员的薪水。

拿前国足主帅李铁举例,无论是在河北还是在武汉担任主教练期间,其薪水都颇为丰厚,担任国家队主帅后,年薪也超过300万元人民币,但依然没有影响其涉及赌球。

可见,“金元足球”固然存在很多问题,但并不一定是赌博的诱因,而“高薪养廉”在赌球面前也不值一提。

抓得好,请坚持

在本次公安机关的抓赌行动出现后,不少球迷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抓得好,中国足球的确到了刮骨疗毒的节点,应该再加大力度,争取拽出萝卜带出泥。

通过梳理多年来涉及中国足球的假赌黑的案件来看,中国足球出现的问题,并不是抓得不够狠,不够彻底的问题,而是不够持久的问题。

早在十多年前,中国足坛就经历过一次反赌扫黑风暴,纠查出一批假赌结合的比赛,上百名足球业内人士受到牵连,最终被法院判刑的几十人,涵盖足球领域的各个方面,既有足协的官员也有俱乐部的投资人、管理者、教练员,既有裁判也有球员,还有球员的经纪人。

而在那次风暴中,沈阳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申思、祁宏、江津、李明(小),申思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另外3人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4人均被处罚金50万元,并没收800万非法所得。

当时,4人所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涉案比赛为2003赛季甲A联赛最后一轮上海申花与天津泰达的比赛。据公诉人称,时任泰达总经理张义峰通过中间人以共800万的贿金将4人买通,要求4人在比赛中放水。

2013年2月,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委员会依据《中国足球协会纪律准则及处罚办法》第五条、第七十条、第四十九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处罚:终身禁止申思、祁宏、江津、李明从事任何与足球有关的活动。



祁宏(左)、申思(右)出狱后参与业余足球比赛。图/视觉中国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在那次风暴后,不少俱乐部采用了如没收手机、笔记本电脑等非人性化的方式,试图通过减少球员和外界的联系来避免违法违纪行为发生。

但这样的管理方式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在短时间激化了运动员和俱乐部之间的矛盾,以至于对训练和比赛都产生了影响。

时至今日,仍有部分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管理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想要仅仅通过俱乐部管理和足协纪律委员会的监督来完全杜绝赌球行为的发生,是不现实的。

在不少足球业内人士看来,赌球以其高隐蔽性的特点,在取证方面并不容易。只有公安机关、足协、俱乐部能高度统一协调配合,并且根据赌球的特点,设置具有可操作性的触发机制,或许才能真正地见到效果。

2011年,时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党委书记的韦迪曾提出过成立打击假赌黑的监管委员会的想法。

韦迪曾公开表示,“在扫赌反黑风暴下,我们不敢保证几年后,假赌黑就能够彻底消失。当风声过后,有些俱乐部遇到生存困难,难免会想一些非正常的办法,导致假赌黑再度滋生。试想一下,假赌黑问题如果再严重了,让整个联赛停止整顿的可能性都有,因此我们必须有更加合适的监管办法。”

在韦迪当年看来,“对于中国足协来说,赌、假球的证据很难掌握,就连公安部门在查找证据的时候也非常困难。监管委员会可不必被证据困扰,只要共同认定比赛为非正常比赛,就可以做出处罚。”

遗憾的是,十几年过去了,人们还是没能看到韦迪口中的那个监管委员会成立,但他口中的“假赌黑”却真的又来了。

与十几年前相比,本次中国足坛的打击赌球假球的力度可谓是空前的,但怕就怕,力度上来了,狠抓一波;风头过去了,死灰复燃。

作者:胡克非

声明: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及真实性,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最近新闻
近期热门新闻